智库研究/Research

【亚太经济】关雪凌教授:金砖国家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基础与战略

  • 2017.03.01
  • 40次

摘要: 现有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主要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但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以及美欧危机的相继爆发,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实力和愿景愈加增强。金砖国家已经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力量,在 2008 - 2015 年全球经济增量中贡献率高达 69. 48% ,金砖峰会也成为务实合作的新平台,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标志着金砖合作进一步深化。2008 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逆全球化思潮愈演愈烈,对金砖国家来讲既是机遇也是挑战。金砖国家在推动全球经济治理改革的过程中,一是要立足本国发展要求,做实金砖合作; 二是要在 G20 框架内,防止逆全球化进一步蔓延; 三是存量改革与增量创新并重,渐进式推动全球治理的改革进程。

 

金砖国家机制化及其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基础

近年来,金砖国家开展多层次、多领域的合作, “金砖国家”也从一个单纯的经济概念逐步转变为积极务实的合作平台,金砖国家有着相似的增长潜力及利益诉求,并通过金砖峰会、金砖国家开发银行、G20 机制、全球金融治理、内部贸易合作等方面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

( 一) 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从 “务虚为主”发展为 “虚实并重”

2009 年 6 月,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第一次召开,将金砖国家从一个经济概念变为具有实际影响力的国际合作平台。此后每年在金砖各国举办金砖峰会,并在 2010 年成功吸纳南非加入金砖国家,涵盖南美洲、欧洲、亚洲、非洲的 “金砖五国”代表性和影响力进一步增强。2009 至 2012 年的前四届金砖峰会以 “务虚”为主,重点在于探讨金砖合作的宗旨及重要性、现有国际体系的改革构想、金砖内部深化合作的可行性等问题。从 2013 年班德峰会开始,金砖合作进入 “务实”的阶段,讨论的议题逐渐增多、逐步加深,例如 2013 年的德班峰会决定设立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基金,2014 年的福塔莱萨峰会金砖国家正式签署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合作协议,2015 年的乌法峰会中金砖国家同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等成员进行了深入的沟通。金砖国家虽然没有历史、地理、文明的共同性,也有着不同的政治制度及经济发展模式,但却拥有着相似的增长潜力和利益诉求,都拥有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实现大国梦、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的愿景。金砖国家的国土面积约占全球的 30% ,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 40% 以上,按市场汇率计算的 GDP 总量约占全球的 22% ,金砖国家在 2008 - 2015 年全球经济增量中贡献率更是高达 69. 48% ,同 期 G7 的贡献率仅为10. 28% ; 同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分别是南美洲、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南亚、东亚和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它们不仅在各自所在的区域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而且也代表了这些地区其他国家的利益。所以,金砖国家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必将显著增强现有体系的代表性和有效性。

( 二) 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及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基金

2012 年第四次金砖峰会上,金砖国家领导人探讨了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可行性,并对其宗旨和目的进行了规划; 2013 年第五次金砖峰会上,五国领导人同意建立一个新的开发银行; 2014 年福塔莱萨峰会金砖国家正式签署了“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合作协议。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法定资本为 1000 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500 亿美元,由五个创始成员国均等出资; 首任行长来自印度,首任董事会主席来自巴西,银行总部设于中国上海,同时在南非设有非洲区域中心。金砖五国平等出资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而不是根据各国经济体量安排出资比例,意味着五国拥有平等的股权和投票权,也为现有全球经济治理的制度设计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立,一是可以有效缓解金砖国家的融资难题,是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有益补充;二是推动现有全球金融治理体系改革; 三是进一步深化金砖国家的合作机制,为南南合作提供新的参考样本瑏瑣。同时,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以及短期金融风险,弥补 IMF 救助不及时、力度不够的实际情况,金砖五国同意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基金。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基金为 1000 亿美元,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分别出资 410 亿美元、180 亿美元、180 亿美元、180 亿美元、50 亿美元,虽然各国出资份额不同,但却拥有相同的投票权,进一步体现平等的金砖合作机制。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基金将成为 IMF 的有益补充,有效缓解金砖各国的短期流动性压力,防止国际收支急剧恶化,化解潜在的金融危机,并对发生金融危机的金砖国家提供资金支持。(节选)

 

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