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研究/Research

赵永华教授:穷媒体、无序民主与国家动荡 ———解析吉尔吉斯斯坦政变中的传媒之争

  • 2016.10.17
  • 217次

摘要 考察了2010年4月吉尔吉斯斯坦政变中的传媒现象:一是事变中主流电视媒体成为各方政治力量争夺的焦点;二是俄罗斯媒体在这次事变中表现活跃。这两种现象的背后反映的是吉尔吉斯斯坦传媒管理体制与发展水平方面的不足,以及俄罗斯在该国的传媒势力的强大。通过对上述现象的解析,我们发现吉尔吉斯斯坦落后的媒体、无序的民主、混乱的管理与国家政局动荡有着一定的联系。 

(节选)

无论是从经济状况还是从政治影响上来讲,吉尔吉斯斯坦的媒体都是贫穷的。这个国家的新闻体制既不是那种高度集中的、实行有效管理的国家垄断类型,也不是西方国家的分散但又相对有序的市场主导类型,而是这两者之间的过渡类型,或者说是“转型” 类型。一个国家的媒体发展水平反映着该国的民主程度,与吉尔吉斯斯坦落后的媒体状况相对应的是无序的民主。贫穷与无序也许是吉尔吉斯斯坦人的民族与社会的特点。俄罗斯中亚及高加索问题专家谢尔玛托娃对比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克兰之后,认为:“乌克兰的政权更迭是通过选举,这是非常大的优点。虽然乌克兰这些年政坛不稳,但是他们做到了通过合法选举来实现政权更迭。


乌克兰比吉尔吉斯斯坦富饶很多,乌克兰人的性格也和吉尔吉斯斯坦人不同,比如说,尤先科的脑子里绝不会出现把对手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关进监狱这样的想法。”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用民众政治动员和政治组织化来分析社会形态:低动员度+低组织度=传统社会;高动员度+高组织度=现代社会;低动员度+高组织度=威权社会;高动员度+低组织度=动荡社会。吉尔吉斯就属于无序民主化释放出高动员度,而国家管理呈现出低组织度。[ 33]吉尔吉斯的问题需要解决的不只是民主化,还要培育出令人信服的法治和产权规则。吉尔吉斯斯坦的一名普通司机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用嘲讽的口气说:“兄弟,你看吧,5 年以后,我们国家还是这样,还会发生革命!”

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