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研究/Research

《欧亚经济》陈小沁教授:2035年前俄罗斯石油工业调整与展望

  • 2017.05.01
  • 125次

2014 年年初,俄罗斯能源部发布《2035 年前俄罗斯能源战略草案》( 以下简称《2035 能源战略》) ,目前,该草案还处在不断完善与修正过程中; 俄罗斯能源部又于2015 年年底开始制定并在2016 年7 月正式颁布《2035 年前俄罗斯石油工业发展基本纲要》( 以下简称《石油工业发展纲要》) ,作为国家能源战略的部门发展规划,在上述两个文件中明确了未来俄石油工业中长期发展的方向、目标和任务。《2035 能源战略》的实施大致分为两个阶段: 2015 ~ 2020 年为第一个阶段,2021 ~ 2035 年为第二个阶段。

2015 年,在国际原油价格持续暴跌、西方经济制裁加剧的情况下,俄能源生产的各项指标依旧表现抢眼,俄罗斯继续占据世界最大能源供应国地位———天然气出口量约占世界市场份额的20%,石油和石油产品约占12%和9%,当年的原油产量更是创下5. 4 亿吨的历史最高纪录。但是,这种稳步增长只是暂时性的,源于石油行业的惯性特征。2015 年俄罗斯原油产量的上升主要得益于2011 ~ 2014 年对该部门的大规模投资,而且大部分原油仍然采自开发较成熟的油田,其每桶原油的平均开采成本不到20 美元。此外,卢布贬值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国际油价下跌带来的损失,因为俄罗斯石油企业的绝大部分成本是以卢布计价,而出口石油获得的收益则以美元计价。可见,以上因素只能在短时期内减轻油价下跌给石油部门造成的不利影响,从长远看无法从根本上保证俄罗斯石油工业的健康稳定发展。

在当前全球经济低迷、俄经济增速下滑的宏观背景下,俄石油产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与挑战,主要表现在: 世界原油市场剧烈波动和原油价格在相对低水平徘徊; 国际原油市场上的竞争加剧,对俄罗斯原油的外部需求增速放缓,特别是欧洲市场; 俄国内现有油田过度采掘,新开发难采产区的原油开采成本上升; 新油田的矿层结构复杂,原油开采技术落后且投资不足; 西方国家在信贷融资、技术设备出口等方面对俄实施严厉制裁,意在使俄油气工业中长期发展失去后备储量支持,直接打击了俄罗斯具有战略性、前瞻性的油气勘探开发项目。

在这种严峻形势下,俄罗斯石油部门只能依靠自筹资金来维持自身的发展,而随着国际油价的大幅下跌,投资规模将会逐步缩小。低油价还使国家对新油气草案的支持力度减弱,并且在未来有可能加重石油部门的税务负担。由此看来,在中期针对俄石油领域投资锐减的风险骤增,因而,不仅在整个行业层面,而且在公司层面都迫切需要重新制定中长期的发展规划。

而更加不容乐观的是,俄罗斯的石油开采业正处在结构性调整的关键时期。由于现有油田的原油开采量几近枯竭,而替代性的新油田又通常都是开发成本较高的难采产区,投资下降的预期使得俄石油工业的发展前景充满变数。

[……]

为了实现上述发展目标,根据《石油工业发展纲要》,俄罗斯在石油领域将采取一系列国家政策调控措施,具体如下:


第一,依据试点项目的财务报告,核算并完善税收机制,使其逐渐与国家矿产资源的使用办法相适应,即税务政策应在提高已开发油田的采收率和进一步开发难采资源这两方面采取激励措施;

第二,应采取措施将小型油田、流量小且含水量高的油井、难采资源的开发引入经济循环周期,并为中小企业在这些领域的经营活动创造条件;

第三,促进俄国内石油和油品交易机制的发展,在交易所场内和场外交易信息的基础上形成俄罗斯内部的石油和油品价格指标体系,同时在俄罗斯本土和海外交易所引入俄罗斯石油贸易品种;

第四,实现用于原油加工的生产设施现代化并继续进行优化改造,同时关停经济效益不佳的加工厂;

第五,采取激励措施提升发动机燃油的品质特性,使其符合最新的环保标准,自主研发重油深加工技术;

第六,在原油开采与加工领域支持基于国产技术创新的各项草案。为了吸引更多投资加速开发俄罗斯的大陆架资源,俄政府将核准经验丰富和有资质的本国企业成为大陆架矿藏区块的潜在开发商。俄政府还将责成相关部门加强对经管道系统运输的原油品质实施全程监控。预计到2020 年,出于资源整合的需要,优质重组的俄罗斯公司将在石油行业的各个环节和经营活动中占主导地位。未来,随着油气储量结构日益恶化,为提高石油部门的创新积极性和资金使用的有效性,使其具有较高的灵活性和适应性以应对瞬息万变的市场行情,俄罗斯将对中小企业在该领域的活动给予政策支持并鼓励其发挥应有的作用。

如前所述,面对严峻的内部与外部挑战,俄石油工业必须完成从粗放型向集约型发展模式的转变,并在相应的制度环境构建和创新产业发展的基础上,逐渐成为俄罗斯未来经济发展的支柱。为了顺利实现这一转型,俄石油部门当前迫切需要重点关注和解决的问题包括: 在尚未开发和正在开发的地区开展大规模的地质勘探工作,使碳氢化合物资源储量提前进入增长期; 在大型和特大型油田产量下降的情况下着手开采众多的中型、小型和微型油田; 大幅度提高现有油田的原油采收率; 考虑到俄罗斯经济的特点,应显著提高原油加工深度、增加轻质油收率和生产高品质的汽油;通过自主设计和使用国内创新的技术和设备,加速实现能源技术进口替代战略,同时推动与石油工业和服务业相关的其他行业的技术进步。

上述问题的解决要求俄罗斯克服目前的体制性障碍,研究并细化国家能源政策措施,构建石油产业完整的和内部平衡的政府监管系统,以适应新形势的需要。俄罗斯在石油领域政策调节的重点方向之一是继续实行税务制度改革和重新调整海关税率,以期逐步脱离一贯采用的单一征收矿产资源开采税的做法,因为这种征税办法的缺陷是没有充分考虑矿产开发公司的经济效益。俄税务部门目前正在研究制定混合模式的税收体系,即除了征收矿产资源开采税外,还将新增收入、财务状况等纳入计税范畴,通过刺激矿产开发企业不断提高效率,在增强企业自身活力的同时也促使其潜力完全释放出来。

此外,面对跌宕起伏的国际原油市场,俄罗斯石油工业要想保持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要对现行的经济和预算体制进行循序渐进的改革,逐步摆脱对能源资源的过度依赖。由于俄罗斯在能源领域的法规体系,如涉及自然垄断部门的改革、联邦和地区的能源管线运输、税率的国家调节等尚处在制定与完善的过程中,造成俄主要能源部门关于投资与创新发展规划的实施工作有所拖延或中断,无法客观评估并真实反映国家政策调节的实施效果。为此,俄罗斯需要能够带来预期成效的长远能源战略规划和与之相配套的政策法规,理顺国内能源管理机制。这不仅可以为其营造良好的对外能源合作与投资环境,更可以使其从容应对由于地缘政治变动所带来的各种外部威胁和挑战。俄罗斯在石油领域实施国家宏观调控的根本目标是要提高该行业的内部效率和技术含量,以确保其产量的稳定和质量的提升,从而在中短期的市场行情波动中增强自身抵御风险的能力。为此,《石油工业发展纲要》在落实能源战略制定的各项任务的基础上,计划在以下具体方面取得进展。


第一,针对石油部门制定新的税收和海关关税制度,有利于吸引对该行业的投资,确保公共预算收入的稳定性,并能够对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作出灵活的反应;

第二,俄罗斯凝析油的开采量应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未来在有利的条件下有望进一步提高其产量;

第三,将目前的平均原油采收率由2015 年的0. 248 提高到2020 年不小于0. 28、2035 年不小于0. 36 的水平;

第四,提高独立的小企业在凝析油开采中所占的比重,由2015 年只占3. 8%提高到2020 年不低于5%,而2035 年将不低于8%;

第五,在石油勘探、开采、加工和运输等领域,提高本国技术和设备应用所占比重,预计2020 年不低于55%,2035 年不低于80%;

第六,将俄罗斯炼油厂的平均轻质油收率由2015 年的58. 6% 提高到2020 年不低于70%、2035 年不低于75%的水平;

第七,将伴生石油气的燃烧量控制在低于其总开采量5%的水平;

第八,在减少生产深色石油产品的同时增加发动机燃料油的产量,以此提高初级原油加工产品的经济效能;

第九,维持并稳定俄罗斯在国际原油贸易中所占的比重( 2015 年为12. 2%) ;

第十,增加对国内成品油市场供应的比例,其定价公式参照在俄罗斯交易平台上销售的石油产品的价格指标;

第十一,提高针对亚太地区国家的原油供应在俄罗斯原油出口总量中所占的份额,由2015 年约占31. 4%提至2020 年不低于35%、2035 年不低于38%的水平。

2016 年,在圣彼得堡国际商品原料交易所开始了乌拉尔原油的期货交割交易,其供应条件为按照普里摩尔斯克港口的离岸价格进行交易。上述国家调控政策的实施将不仅确保俄罗斯石油工业发展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更为国家能源部门整体的可持续发展创造良好条件。但同时也应注意到,俄罗斯石油产业的未来发展仍将受到外部宏观环境变化、国内税收政策是否调整到位、油气行业相关设备的进口替代能否顺利进行等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俄石油企业经营业绩的走势还有待观察。

(节选自《欧亚经济》)





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