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News Center

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关雪凌教授做客新浪谈俄罗斯总统选举

  • 2018.03.20
  • 151次

日前,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院党委书记关雪凌教授与中国驻俄罗斯前国防武官、少将,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王海运教授共同做客新浪国际联合广东卫视《直播全球》栏目特别策划俄罗斯大选特别节目。

以下是对话实录全文:

主持人文晶:我们看到刚刚普京在这次大选中以高票当选俄罗斯总统,首先我想请二位嘉宾简单点评一下这次的俄罗斯大选。

王海运:这次大选结果可以说不出所料,进展也很顺利。这次大选应当说组织得很好,反对派尽管也有一些活动,但是没有掀起大浪。体制内政权党采取了一种积极配合的姿态,体制外反对党的号召力很有限,再加上普京政权控局能力很强,所以这次整个选举进展我们感到还是很顺利的。再一点,因为普京的威望在这里,普京高票当选成为新一任总统也是不出所料的。

关雪凌:这次俄罗斯的总统大选如果说和2012年第三次普京竞选情况相比较,我感觉他是信心更足,也更加胸有成竹。今年作为他的竞选纲领,非常有意思,将每年度俄罗斯的总统国情咨文当成了他竞选纲领的发布,就像有的媒体所讲,普京用俄罗斯总统国情咨文追响了自己竞选总统的冲锋号。

而从投票结果来看,既是普京在俄罗斯的政治舞台上,从三任总统、一任总理,18年来,可以说他践行了当年他自己的诺言,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从老百姓来讲,他们也是对普京在俄罗斯政治舞台上18年的肯定,也是俄罗斯人民投给未来的一票。

主持人文晶:刚才关老师提到普京带领俄罗斯人民已经走过了18年,我想请王老师再补充。您觉得普京在位18年,为什么俄罗斯人民这次还要继续选择他?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判断?能否给我们做出您的判断和分析?

王海运:说到这个问题我就想到普京刚刚接任总统时俄罗斯的困难局面。那时的俄罗斯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叶利钦时代是一个什么局面呢?经济严重下滑、接近崩溃,社会矛盾集中爆发、动荡不已,车臣分裂、恐怖主义活动到处蔓延。俄罗斯那个时候不但经济困难、社会动荡,而且政争不已、寡头掠夺,造成他接班的时候矛盾重重、困难重重。

普京接班之后,克服了重重困难,俄罗斯治理取得了重大进展。他构建了垂直权力体系,提出了主权民主;他整治了经济寡头,整治了腐败,并且解决了国家分裂问题。所以,他的威望持续上升。前两任应当说是取得了比较大的成绩。从第三任开始相对来说显得有些困难。特别是2014年乌克兰危机发生以后,俄罗斯收复了克里米亚,引起了西方强烈反弹、反制,俄罗斯同西方的结构性矛盾集中爆发。西方制裁,再加上油价下跌,使俄罗斯陷入重重困难。油价下跌究竟是怎么造成的?除了供需基本面失衡外有没有阴谋,在这里姑且不说,应该说油价如此大幅度下跌对俄罗斯经济冲击相当大。这几年俄罗斯由于油价下跌,西方制裁不断加码,困难可想而知。俄罗斯经济由2015年下滑3.7%到了去年增长1.5%,明年预期还能够稳定,可以说经济基本走出了困境。还有叙利亚战争,打得也很漂亮。在国际战略上、国际关系上,也可以说摆脱了孤立。转向东方,也取得很好的进展。特别是发展同新兴国家、同中国的关系,战略决策是正确的。尽管西方的压力还在加大,但是俄罗斯没被压垮,相反更加强硬。

可以说,前三个任期普京虽然很不容易,但是国家治理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当然是不是真正实现了“给我20年还给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的承诺则是另一回事。不能机械地把20年当成一个指标来看待,毕竟是做出了巨大努力,挺直了腰杆,克服了困难,应当给予充分肯定。俄罗斯人民对普京的认可,是这次赢得选举很重要的原因。在俄罗斯民众中,特别是在目前民族爱国主义强烈的情况下,普京成了民族英雄。有普京这么一个政治强人治理俄罗斯,给了俄罗斯民众以很大的希望。今后几年,俄罗斯国内发展各方面都有希望迈上一个新的台阶。所以,普京高票当选没什么奇怪。

关雪凌:王将军讲得非常好,不是说二十年还给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但是我们要看到一个变化和趋势。我认为在这18年当中,普京把他自己的家国情怀,把他自己的治国理念和俄罗斯独特的国情,以及把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放在最高位,把这些东西融合起来了。这样一个结果是什么?就使俄罗斯走在了重新崛起的道路上。这个重新崛起我把它概括为“两富一强”:富国、富民、强军。这是普京在他整个18年期间,我认为这个理念是一直没有变的。这18年当中具体的措施,我把它概括为“普京是在俄罗斯的新保守主义的理念之下,他的一整套的政治经济治国理念,政治上是高度中央集权和国家主义。而经济上就是混合所有制和目的明确的保护主义。而文化上就是一个反西方主义和强调俄罗斯的传统,这一点非常重要。

王海运:在俄罗斯这快土壤上,在俄罗斯面临复杂内外形势下,俄罗斯民众呼唤普京这样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

关雪凌:必须这样,否则不仅是苏联解体了,如果普京没有迅速结束车臣战争,俄罗斯就要解体,还要分成七大块。

主持人文晶:普京说给我20年还你们一个更好的俄罗斯,虽然只剩两年时间,但总体来看还是都达到了。

王海运:没有说完全达到目标,起码是做出了巨大的努力、重大的贡献。

关雪凌:他走在了这条崛起的路上。普京胜选连任,但是可能对他最大的考验是他5月份再次宣誓就职之后,这6年的发展可能是比较大的考验。

主持人文晶:从普通民众来说,可能他们更关心的是国家的经济,包括给普通人带来民生的问题。关教授本身也是研究经济的,我想听听您的看法,普京接下来5月份就职演说之后,他会在应该领域有一些什么样的新的举措来帮助俄罗斯在经济上更上一个台阶?

关雪凌:普京给俄罗斯国家的定位是,在未来的十年之内要使俄罗斯进入到世界前五的行列,使老百姓的收入要再增长50%。同时提出了俄罗斯贫困人口的减少。我们知道现在解决贫困问题也是中国发展的问题。在减贫这个问题上,普京做了非常大的努力,1999年俄罗斯的贫困人口是三分之一,全国三分之一是贫困人口,这是非常可怕的,当年4200万贫困人口。现在是2000万,他提出了六年的目标是再减少50%。也就是降低到1000万,逐步减少(贫困人口)。就俄罗斯国家的发展目标,就俄罗斯百姓生存的改善,他其实给出了一幅比较完整的蓝图。怎么实现?当然取决于多方面的因素,但经济是一个基础。所以,在国情咨文当中普京也提出了关于未来进一步如何去稳定、提高经济增长速度,同时改善经济结构的问题。

经济增长速度的提高,它是一个表面的问题,而更重要的,从俄罗斯内部来讲是一个结构改革的问题,经济结构调整的问题。但是这个结构调整,从前苏联到今天,一直谈这个问题。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当时苏联就提出了集约化的问题,从粗放到集约的问题,也是一个结构改革的问题。当时苏联的改革“重工业过重,新工业过轻,农业严重落后”,这样一个格局。所以在苏联解体之后这样一种产业结构其实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但同时又由于整个全球化进程的跟进,国际市场上能源原材料价格的提升,导致了它的依赖于能源的产业结构愈演愈烈,这是很严重的。

除此之外还有俄罗斯的市场经济体制还需要进一步完善,这是一个深层次的问题。因此,经济增长速度的提高,经济结构的调整,人口质量的改善和人口数量的增加,以及市场经济,这可能是普京在下一个任期当中面临的比较艰巨的任务。我们也看到它积极的地方,前些年确实进展不大,2014年之后制定了2015—2020年关于进口替代的战略,还是取得一定的成效。去年的时候俄罗斯出口的石油第一次在它的出口结构当中下降到40%以下了,我们把它看作一个积极的信号。

主持人文晶:下一个问题问一个军事问题,因为俄罗斯的军事技术其实被中国网友广泛讨论,我完全是军事盲,请教一下王将军,因为您是中国驻俄罗斯国防武官,您觉得普京在任期之内会有些什么新的举措?比如在军事技术方面还有大的投入吗?

王海运:俄罗斯军事力量总体说还是相对强大的,如果硬要排名,我认为俄罗斯还是第二军事强国。俄罗斯军事力量强大表现在多个方面:一是军事技术上,应当说这些年发展还是很不错的。尽管预算有限,但是集中用于关键性项目。俄罗斯是前苏联军事部署、军事科研、军工生产的主要集中地,尽管一部分到了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近些年整个国际安全环境不利,所以他对军事技术研发的投入在整个预算中占的比例还是不小的。

俄罗斯这个民族一向看重军事实力,认为只有军事力量强大才能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俄罗斯追求强国,认为首先要军事力量强大。所以,尽管预算有限,整个投入有限,但是对军事技术的研发没有放松。军售是俄罗斯很重要的外汇收入来源,我们曾经买过俄罗斯很多军事技术产品。在叙利亚战场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俄罗斯军事技术的运用。

主持人文晶:军事投入一直都非常高。

王海运:如果没有军队建设的投入,2014年俄很难从容地应对乌克兰危机,更不可能一举收复克里米亚。

主持人文晶:美俄是世界上超级大国,俄美关系我想问问,俄美关系在普京的这个任期里,二位老师觉得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走向?这个新的任期,普京是会跟特朗普走近吗?还是关系会越来越疏远?

王海运:我总的感觉是,俄美关系将会面临严峻的形势。俄美关系要走向缓和困难重重、障碍重重。普京会努力推动对美关系正常化,努力缓和对美关系,但是能不能见到效果,现在很难准确预测。总体看,俄美关系缓和的难度很大。

原因在哪里?我认为首先是俄美之间的矛盾是结构性矛盾。遏制反遏制、挤压反挤压,单极与多极、称霸与反霸等等,这些结构性矛盾放在这里,怎么能够消除?国家的定位放在这里,俄罗斯要重新成为世界强国,美国绝对不愿意看到。我想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第二,他们之间相互战略碰撞点太多。乌克兰问题解决不了,克里米亚问题成为死结,叙利亚问题很难解决。还有北约在俄罗斯家门口、沿联体边境部署军事力量问题。俄罗斯也在加强军事部署,频繁演习。在黑海上相互之间摩擦不断。这些问题,每一个都很难解决。如此多的难点、碰撞点,怎么解决?怎么退让?包括经济合作,现在规模很小,怎么扩大经济合作,为两国关系提供稳定器、压舱石?同样也很难做到。

第三,美国国内政治环境不利于俄美关系缓和。我相信特朗普仍然抱有缓和对俄关系的愿望和期待,但是他很难改变美国的政治生态。美国建制派以反俄作为“政治正确”,已经成为一种很难改变的定势。通俄门问题,现在仍然对特朗普形成很大的制约,这个问题短时间内也很难完全解决。这些问题摆在那里,即使特朗普想缓和对俄关系,也很难取得实质性进展。更何况存在大量结构性矛盾。普京会做出新的努力,但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希望不大。

关雪凌: 怎么来解决这个结构性的矛盾?能不能解决?双方如果都有诚意,这是一个很大的前提条件。如果有诚意,两个大国的总统都想去解决这个问题,也不是不能解决,它必须遵循这样一个思路,它有几个关键词:

第一,要平等。第二,要尊重。第三,对话。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平等、尊重、对话当中才能够找到到底俄美之间的矛盾是在哪里。当然不可能完全解决,可是能不能不激化这个矛盾,而是使它管控在一定范围之内,这是很大的问题。

王海运:关老师提的这三点非常重要,如果能遵循这三点,俄美关系就有缓和的希望,如果做不到这三点,特别是相互尊重,俄美关系实现缓和实在太难了。

主持人文晶:说到这里我有一个疑问,当时特朗普竞选成功之后,我们从很多媒体报道感觉到特朗普本人,包括之前在twitter上也有公开的声明,其实对普京个人非常有好感。我们看到特朗普在美国内政方面,他是一种很特立独行的态度,有没有可能说他个人的这种态度会影响俄美的关系。比如我是美国总统,非常想改善跟俄罗斯的关系,他个人能够起多大作用?

王海运:他个人作用非常重要,但是特朗普突不破反对派的筑起的高墙,想突破这堵高墙太难了。更何况现在通俄门调查,直接关系到特朗普的政治命运。所以,在通俄门问题没有解决之前,特朗普恐怕不敢贸然行动。至于中俄关系,我们看到一直沿着平稳积极的方向发展。

关教授,您这么多年一直在跟进俄罗斯,王将军也在俄罗斯那么多年,以你们这么切身的体会,这么多年来,中俄关系先给我们做一个简单的梳理,再给我们做一个新的认识的展望。

关雪凌:中俄关系其实我们各个层面上都说得非常多了,尤其是这两年,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俄关系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我们用一个官方的话讲中俄关系处在历史上最好时期,而且我们各个层级的机制是非常完善的,经济合作、军事合作、科技合作、劳务合作包括新的跨境电商等等,非常全面。

王海运:说到中俄关系,我刚才谈到中俄关系具有内生性、战略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等等,这不是随便说的,是有根据的。中俄关系这些年的发展非常顺利,从正常国家关系到建设性伙伴关系,到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再到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连续迈上几个台阶,这在我们和其它国家的关系中是不多见的。所以,两国领导人都评价中俄关系是“大国关系的典范”,处于历史最好时期,是全球战略稳定的压舱石,评价都相当高。我非常认同这些评价。

关雪凌:为什么说中俄关系是压舱石、大国关系的典范,确实是上层做得是非常完美的。接下来国家之间的关系,其实是人的推动。所以,这些年来我们在中俄人文交流上也取得很大成就,各种主题年、旅游年。中俄之间也做了很多,现在有中俄大学校长峰会,都是作为我们中俄人文交流机制的配套项目而存在的。

王海运:推动中俄关系的持续稳定发展,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都可以做出自己的贡献。

主持人文晶: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各位观众收看俄罗斯大选的特别节目,谢谢大家!

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