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News Center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中国学者:聆听齐赫文斯基讲述与毛泽东等老一代领导人的交往

  • 2018.02.27
  • 251次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北京2月26日电 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王宪举先生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表示,俄罗斯汉学家联合会荣誉主席、俄中友协名誉主席、著名汉学家、历史学家和外交家谢尔盖·列昂尼多维奇·齐赫文斯基院士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对中国历史和现状的深刻了解、对发展俄中关系所作的不懈努力,都给其留下深刻印象。

      王宪举先生说,获悉齐赫文斯基24日去世的噩耗,十分悲痛。他在担任中国青年报和光明日报驻莫斯科记者期间,曾经多次采访齐赫文斯基。在中国驻俄罗斯使馆举办的一些招待会上,在俄罗斯和中国人民友好协会组织的很多活动中,他也经常见到齐赫文斯基。齐赫文斯基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对中国历史和现状的深刻了解、对发展俄中关系所作的不懈努力,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王先生称,1999年9月4日中午,他驱车来到莫斯科郊外的兹韦尼戈罗德疗养院,向正在那里休假的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中友协名誉主席齐赫文斯基祝贺81岁生日,并请其介绍50年前苏联和中国建交的经过。齐赫文斯基虽然年事已高,但头脑十分清楚,谈吐逻辑清晰。他当时回忆说:"从列宁格勒大学汉语专业毕业后,我第一次去中国是1939年秋,去苏联驻乌鲁木齐总领事馆工作。1945年抗日战争即将结束,经苏联政府与国民党政府协商,我作为常驻中国的外交官,从当时苏联大使馆所在地重庆搭乘蒋经国先生的飞机到达北平,担任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在北平的代表,后来担任苏联驻北平总领事馆总领事。"

       王先生说, 齐赫文斯基继续介绍说,"1949年1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北平后,我与叶剑英联系较多。3月份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领导人从西柏坡来到北平。夏天的一个晚上,斯大林驻北平的代表、前苏联铁道部长科瓦廖夫给我打电话,说毛泽东请他和我一起去香山。毛泽东询问我在哪里学的中文,我的父母做什么等等。过了一会儿,科瓦廖夫、周恩来、刘少奇、聂荣臻和翻译师哲聚到桌子的另一头。摊开文件和地图,商量苏联向中国提供铁轨和建筑材料等问题,桌子的这一边就留下我和毛泽东,我就向他提了几个问题。"

       齐赫文斯基说:"首先我问他对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怎么看,因为我的副博士论文写的是这个题目,当时正准备修改出书,但是出版社编辑说:现在还搞不清楚,共产党将如何对待孙中山及其三民主义。毛泽东说,我们的新三民主义就是要实现孙中山先生1924年1月在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上提出的三民主义。 我又问毛泽东,中共将如何对待民族资产阶级。毛泽东说,在十月革命后,俄罗斯民族资产阶级站在反革命一边,而在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也受到外国帝国主义的压迫,外国帝国主义扼杀民族工业。所以,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是盟友。"

       齐赫文斯基说:"当时我正准备博士论文,题目是康有为、梁启超和谭嗣同的戊戌变法。我就问毛泽东,他如何评价戊戌变法?毛择东说,他年轻时也对康有为的思想感兴趣,读过康的著作,但是革命的道路比改良的道路更正确。我又问毛泽东如何看待汉字改革,是否应该把汉字拉丁字母化。毛泽东说,他本人不赞成把汉字拉丁字母化,因为汉字是中华民族的伟大成就和中国文化的巨大财富,如果把汉字转变为拉丁字母,将失去汉字的象形特点……"

      齐赫文斯基说:"同毛泽东的这次谈话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不仅获得了我所需要的那些学术问题的答案,而且得到了对一些政治问题的答复。对于民族资产阶级的态度非常重要,毛泽东正确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统一战线至今仍然在中国起作用,而在苏联几乎把所有民族资产阶级都枪毙了。"

      齐赫文斯基不无自豪地说:"后来,我又多次见到毛泽东。1949年11月7日,他和周恩来、刘少奇等人一起来到苏联大使馆,参加庆祝十月革命的活动。1949年12月,毛泽东出访苏联,我乘火车一直把他送到毗邻苏中边界的满洲里。约3个月后毛泽东从苏联回来时,我又到北京火车站迎接。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杰出儿子,他为中国人民所作出的贡献,将永世长存。"

      王宪举先生自己多次采访过齐赫文斯基院士,并为能亲耳聆听齐赫文斯基讲述其与中国毛泽东等老一代领导人交往的情景感到荣幸。他最后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记者说:"齐赫文斯基院士虽然去世了,但是他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他为发展俄中友谊与合作所做的卓越贡献,将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