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研究/Research

《俄罗斯经济与政治研究报告》尤金和图什卡诺夫: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对接视域下的数字经济

  • 2017.05.20
  • 204次

本文章在俄罗斯人文科学基金项目支持下完成,项目编号№15-02-00640,项目名称《作为现代经济知识概念生成基础的哲学原理和经济学方法论》  

尤金·塔玛拉·尼古拉耶夫娜:罗蒙诺索夫国立莫斯科大学经济学博士 经济哲学科学院正式会员(科学院院士)

图什卡诺夫·伊戈尔·米哈伊洛维奇:经济学副博士 “杰尔莫科姆”有限责任公司经理  莫斯科州,切尔诺戈洛夫卡市


摘要.文中列出了作者的研究成果,首先是作为技术进步、第四次工业-技术革命成果的数字经济的理论和实践研究。其次是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对接进程的定位。第三是数字经济进程和结果首先体现在俄罗斯和中国的一些范例中。

关键词:技术进步,第四次工业-技术革命,数字经济,数字化,数字平台,数字资本,数字山谷,中国的数字经济,俄罗斯的数字经济,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数字战略对接,中国城市杭州的G20峰会,欧亚经济伙伴关系:欧亚经济联盟+1(中国)。


Abstract. The results of further original research are presented in the article: firstly,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aspects of the digital economy as the result of technological progress and the Fourth industrial and technological revolution. Secondly, the philosophical and economic aspects of digital economy are set forth as a controversial phenomenon;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assessment of new economic relationships approaching to M2M formula, and productive forces with databases, algorithms, customers’ communication channels, software etc. are represented. Thirdly, the process and result of economy digitization is shown on the examples of global and world economies, in particular, the economies of Russia and China. Finally, the process of strategic integration of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EEU) and the Great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in a new format GSREB+1 (China) is specified.

Keywords: technological progress, the Fourth industrial and technological revolution, digital economy, digitization, philosophy of economy and political economy of digitization, digital platforms, digital capital, digital valley, digital economy in PRC, digital economy in RF, EEU and GSREB strategic digital integration, G20 summit in Hangzhou - the technological capital city of China - with ‘digital economy’ agenda, Eurasian economic partnership: EEU+1 (China) as an alternative to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 under the auspices of USA.


引言:2016年数字经济—这不仅是达沃斯经济论坛日程的主要问题,而且是2016年9月4—5号在中国技术之都—杭州市召开的G20峰会讨论的主要问题,这既是实践问题,也是哲学经济问题。G20峰会主题确定为“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根据俄罗斯二十国集团事务协调员斯维特兰娜·卢卡什的评价:中华人民共和国提出了“创新增长”的倡议,俄罗斯联邦积极支持这一倡议。要知道,在长期展望中,经济增长同推动改革创新和实现数字经济潜力紧密相关,并且能提高劳动生产率。

数字经济—这是当代世界新型社会-文化-经济现实,“智慧”的存在。在整体上,数字经济形成和发展的世界进程开始于数字转折,这是从史蒂夫·乔布斯公司的世界上第一台个人电脑的诞生到数字经济成为真正的加速器,经历了四十多年的时间。开始于美国,在技术浪潮下的数字化进程席卷了世界社会-文化-经济的所有空间,在我们眼前,实际深入到了生产的各个领域,改变了工业和后工业化的生产技术,带来了数字技术和云技术,而云技术本身(产品和服务),使技术变得数字化、更智慧。

新型数字技术的显著加速现如今出现在中国经济中。这首先出现在杰克·马(马云)的故乡—杭州市,在这里创立了Alibaba网站并成立创新的跨过公司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不仅从事网上交易,而且从事其它创新的经营类型,开创了自己独一无二的数字化平台。


一、作为社会化再生产的初级阶段—在物资财富—商品和非物质财富—服务的生产领域的数字化

数字化伴随的是大众消费的财富的机械化生产到针对每一个消费者的具有个性特征商品的转变,例如:通过使用创新的3D打印技术和快速成型技术。由于这一进程,将最终改变个人需求和个人供应的市场相互关系:从二十世纪的供应占主导地位的新古典主义方式,到二十一世纪的个人需求占主导地位。根据专业人士和分析人士的估计,未来到2020年,消费和投资市场上大约有一半的商品和服务将完全成为新的智慧型商品和服务(智慧城市、智慧房屋、智慧服装等等)。

经济生活数字化的实际方面或数字经济的实际产生,是成立了数字重新调整(现代化)、数字机械化中心等。借助数字成型技术方法,“生长出”全尺寸模型,并且创造出从小巧的首饰制品到大型基础设施的实际建造对象。这种数字经济活动的最著名的实例就是创造了3D打印机,用来建造大桥(荷兰)和住宅(中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在中国,这样的例子非常多,例如:在上海具有智慧房屋,这是在天空下,借助于机器人和少量建筑工人,使用3D技术建造房屋。在俄罗斯,例如,在大都市莫斯科具有智慧房屋。俄罗斯现如今拥有Yandex浏览器,卡斯佩尔斯基公司;在莫斯科轻工业和纺织工业学院生产了智慧服装。

现代建筑行业现如今已经配备了能够制造出房屋数字模型的技术,最大效率并根本性的改变了设计方案,在整个阶段都对房屋和设施的建造和使用进行控制(BIM技术—在建筑中数字化模型制作工艺):从设计师的想法和笔头的转动,建筑预算的计算—到完成财务报告、交付使用,带有后期的物理折旧和财务报表中相应计算。

数字方法实际上可以控制任何一个实际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PLM—产品生命周期管理),从产生愿望,到其制作和使用到报废。这涉及的不仅仅是个别的日常制品,还包括复杂系统。

现如今,数字技术的积极推广,能够在现代房屋中对工程基础设施进行管理:电气设备、采光、温度、燃气等等—“智慧房屋”系统。

此外,计算物理装置系统可以有效的控制基础设施,不仅仅是房屋的基础设施,还包括整个街区、小区、城市和百万人口大城市的生活—“智慧城市”系统( Smart City)。因此,例如在韩国松岛“未来型城市”的建设持续了七年。作为近年来工业技术革命的成果,这是世界上最大规模和最创新的方案。未来型城市松岛建在一个人工岛上,距离首尔大约60公里,将成为智慧型智能城市。在这座城市里,借助于物品网络和整个网络,人和工程将彼此联系在一起—这是数字经济的代表。组织技术平台成功创立的典型例子就是现代服务,例如:UBER、Airbnb等。

在俄罗斯,数字云技术被积极用于储蓄银行中。数字金融科技(数字金融科技,英语为—fintech)具有非常大的发展前景。非物质(教育)财富的生产,例如,银行服务已经可以在最少的物资基础条件下进行。如果在二十世纪,甚至于在二十一世纪初,在银行里没有办公室,没有众多的办公人员、保安和保险柜,不能正常运转,那么,现如今,银行服务单位可以降低自己对物质世界的需求,可以建立不需要大量办公室和工作人员的银行机构。例如:俄罗斯的“京科夫”银行没有一间客户办公室,在这种情况下,其发放银行卡的速度在全国排第二,仅次于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这家银行有26万员工,为1亿客户服务,既包括自然人,也包括法人。京科夫银行一共只有400名员工,他们以远距离的方式为四百万客户服务。

的确,物资生产个别成分(房屋、设施、银行设备)的数量和规模,在非数字经济向数字经济的过渡中,依靠数字资本的增长已经大大减少了:数据库、同客户的通信手段、算法、软件等等。


二、经济的整体数字化

大大加速的第四次工业-技术革命或者“工业4.0”现象,要求非常基础的科学研究、理解,以看到正面和负面的后果,即:限度。这场革命伴随着对现实生活的编码或数字化(英语为—digitalization),包括社会经济关系,对使用不连续的二进制编码为基础的现代信息技术(IT)的追踪。

关于数字经济,我们可以从广义和狭义两种角度来解释:

1.改变生产或经济关系的本质,转换其主体-客体的定位。借助于算法,出现了机-机类型的关系(М2М),在这种关系中,人已经不是主体了。这样就产生了物品网站,甚至于所有东西的网站。

2.在经济的不同层级(全球、百万兆、兆、中等、微、毫)上创立了信息数字平台和运营商,可以解决各种经济问题,其中包括战略问题:发展科学、教育、新工业化、国家调控和规划等。

现代信息处理算法和计算机的工作加速了生产关系。物质、生物和社会-经济系统之间的界限正在消失。出现了经济进程参加者之间相互关系的新型算法(组织-技术创新),出现了控制设备,并且出现了总的组织-技术平台,可以控制单独的物质系统(例如:动力领域的动力路由器,这是俄罗斯联邦创新局创立的),以及整体上的经济系统(国家计划2.0)。

数字技术的发展,网站的创立和发展,首先互联网,这是将生产进程和资源联合成一个整体的网站,是经济参加者之间的相互信息关系变得轻松,并且导致产生了被称作“云”的技术以及云技术的发展。许多资源和进程可以被系统使用者获得,现如今已经成为一种服务行业(-as-a-service – -aaS)。

产生了这样一些云处理方案,实际上传统概念上的企业工作和公司商业活动所必须的条件都可以通过远程解决。

任何信息的储存和处理都可以不集中在具体的电脑上,而是分布在网络上,不需要连接到固定的区域定位上。

可以使处在任何距离上的人们进行交际并组织直接经济关系(P2P)的公共网络得到广泛使用。

在国家同其公民的关系上,推广了被称作电子政府的系统。在俄罗斯,到2025年,计划实现统一的居民登记。

数字经济涉及到了教育体系。在这种情况下,为现代条件下的数字经济培养专业人才的各种教育体系,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倾向。因此,在西方国家,以及在许多东南亚的移民国家,都形成了为现代高科技体系培养专业人才的教育。在这种情况下,形成了对波伦亚教育系统进行补充的新加坡教育系统,同时带给了俄罗斯教育系统。在俄罗斯,教育在传统上比较宽广和综合,针对所有的学生都比较精细,目前,在很多情况下,仍然保留着培养通用创新和创造性人才的一整套方法。

依靠数字化发展,消费者在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占到了首位。在信息通信和数字经济领域的所有最成功的商业计划(新兴网络公司)都要最高效并最灵活的对待终端消费者的需求,为其创造最好的服务和最有益的条件,考虑其个体要求。消费者按照其财务能力上的理解,成为了数字经济的上帝。按照其需求,所有开始从事互联网生意的公司都要发展自己的算法和可用资源。为了在数字经济中成功的发展事业,必须要遵循在蛮荒西部原始资金积累阶段的原则:“或者你快,或者你死”。

许多企业出现了根据网络结构类型的组织变化。层次化安排的组织变换为无统一管理、领导和决策中心的网络式和分散式的组织。该变换涉及任何规模的公司,例如,IT-巨头,如Google, Facebook, Uber世界和BeeLine俄罗斯等。

与许多经济过程虚拟化、相互关系转移到另一个互动层面(虚拟空间)相关,经济的数字扩张要求进行制度变革,用以最大限度地发挥数字经济新机遇所带来的好处

按照俄罗斯克里米亚社交网站“ВКонтакте”创建者巴维尔·杜罗夫的建议,在与通过其他司法权严格标准保护其权利的权利享有者的“安静模式”关系中,为了利用媒体和娱乐资源,可以成立虚拟离岸金融机构。因此,通过各自的标准、规则和规范的数字算法,可以建立起个人权利的虚拟司法权。

除此之外,成立离岸金融机构“虚拟居民”学院,例如,像在克里米亚一样。在不久的将来,这必将为俄罗斯和国际网络公司带来迅速的发展,也必将为吸引资本投往本区和全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带来更多机会。

数字经济的物理基础设施是计算能力、数据存储(记忆体)能力和联合这些资源的网络等。软件的基础设施突出表现为利用各种编程技术(算法)的、已无需时刻与物理基础设施保持联系的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软件解决方案与物理基础设施的分离(过渡到更高的抽象层面)允许许多算法“过自己的生活”,因此,出现了虚拟生命和人工生命。

现代程序员可以接触到像OpenStack这样的技术—一套用于补充和建立开源应用程序的完整的组织方案。普遍使用OpenSource模型。因此,建立数字经济物质和软件基础设施的全球最大的公司—IBM,正在积极地使用这项技术,用以从进一步商业化中开发、寻找和选择通过全世界大量程序员的工作获得的最佳解决方案。

俄罗斯科学院(《信息和管理》联邦科研中心)提议建立具备由俄罗斯高等院校主导的基础设施、联合服务网站和数据处理中心的数字经济的组织-技术平台和中央控制平台—《数字谷》项目。

在数字经济条件下,分散的协议(数据区块链技术BlockChain),以及以其为基础的新事物,和开放的硬件—OpenSource Hardware具有广阔前景

社会网络现象可以挖掘数字crowd-技术的潜力,实现社会协作系统,以及启动附属类型CaaS – Cooperation-as-a-Service服务。借助于这些,组织-政治革新成为可能,例如:集体合法的决议,发起编制预算、直接民主制。

在数字经济条件下,人类生活本身的模式也发生了改变。

这样,在数字经济发展进程中,生产(经济)关系、生产力发生了变化。改变生产或经济关系的本质,转换其主体-客体的定位。借助于算法,出现了机-机类型的关系(М2М),在这种关系中,人已经不是主体了。在这种情况下,产生了使用控制和/或数字平台对人自身产生的危机。


三、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数字化战略对接. 数字化平台—这是发展数字经济的平台

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对接, 2015年5月8日,В·В·普京和习近平在莫斯科会面时对此进行了解释,这同数字化发展、数字经济,其中包括同数字化平台的建设有关。

2016年9月2日,在海参崴市举办的第二届东方经济论坛上,在中俄商务对话框架下,俄罗斯联邦第一副总理И·И·舒瓦洛夫解释了新方式欧亚经济联盟+1(中国)。他说到,实际上欧亚经济伙伴关系是向自由贸易的过渡阶段。

杰克·马不止一次的强调,在中国建设的数字化平台,是发展数字经济的战略基地,保证互联网交易和中国新型经济发展的竞争力和安全性。在俄罗斯,还没有这样的平台。但是,具有建立这样的平台的条件和能力。

2016年7月13日,在叶卡捷琳堡市,在国际工业论坛“工业-2016”的框架下,欧亚经济委员会国内市场、信息化、信息通信技术委员会成员(部长)卡林·米纳相主持了关于创建欧亚数字平台条件的数字网站战略会议。

“我们如何将欧亚放在全球竞争的水平上?很显然,这是数字平台—这是发展数字经济的,形成自身数字活力的战略基地。在迅速发展的数字经济进程框架下,要以什么方式着手调整和促进数字平台的建设、发展,以及同其它平台的一体化?”—К·米纳相部长参与了这一重要问题。

欧亚经济联盟各个国家主体商业结构以及数字-通信技术领域主要公司的代表参加了数字网站战略会议。数字潜力、现代需求和新型商业模式的创立,补充价值的创造机制,在欧亚经济联盟2030年之前建设数字市场和发展数字资本的文章中进行了分析。

数字网站战略会议的参加者研究了形成在数字基础上的药品和医疗统一流通市场的方法。他们对欧洲、中国、土耳其、美国在建设药品电子跟踪系统方面和建造药剂数字化平台方面的经验进行了分析。用于相邻市场框架下的数字平台一体化经验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参加讨论者注意到,数字市场时全球化的,而数字化进程带有直达的特点,得出了必须创建欧洲数字平台的结论。他们应当同其它地区和全球平台相整合,其中包括在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对接框架下同中国的平台相整合。

数字化被看作是欧亚一体化进程中的一个阶段,在其框架下,商品、服务、资金和劳动力的自由流通,在未来还要加上一个—信息的自由流通。

作为数字经济形成环境的欧亚经济联盟的数字平台,保证了新型数字市场的发展和对新型服务业和服务需求的增加。在这种情况下,联盟主要数字平台应当是欧亚经济联盟一体化信息平台。在这种关系中,卡林·米纳相强调,数字资产是经济数字化变体的主要刺激因素。

在数字网站战略会议进程中,强调了,必须要加快联盟经济数字化变体的进程,并且为此形成必需的联盟法律制度基础,巩固商业结构的地位,使其能够同政府机关建立起系统对话。

建立交叉行业数字平台,例如:在药剂学领域,在试验方案的框架下提议建设以利用国家-私企伙伴关系机制为基础的方案。


结论:的确,当前,数字经济—这是具有自身矛盾后果的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也是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对接的创新领域,以及在欧亚经济联盟+1(中国)模式下的欧亚经济伙伴关系,的创新领域。


参考文献:

1.达沃斯论坛上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http://expert.ru/2016/01/21/chetvertaya-promyishlennaya-revolyutsiya/?12016

2.颠覆一切. Uber和Airbnb的商业模式是如何改变传统产业以及什么样的公司能打败网络巨头.

http://www.therunet.com/articles/5942-uberizatsiya-vsego.

3.埃里克·施密特,乔纳坦·罗森堡. Google是如何运作的. “埃克斯莫”出版公司, 2015. C. 118-121.

4.俄罗斯联邦政府分析中心通报, 2016年4月.

5.尤金· Т·Н  了解数字经济.// 理论经济学. 2016. №3. С.12-16.

6.尤金· Т·Н 欧亚经济联盟同丝绸之路经济带对接表述中的数字化.-2016.-- №4. С.16-24.

7.在韩国建设了“智慧城市”。

http://www.econet.ru/articles/125848-v-yuzhnoy-koree-stroyat-umnyy-gorod

8.欧亚经济委员会

http://www.eurasiancommission.org/)

9.欧亚经济委员会委员:数字化平台—这是发展数字经济的桥头堡。

http://www.zakon.kz/4805726-ministr-ejek-cifrovye-platformy-jeto.html

中国人民大学-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版权所有